返回顶部
  • 邻家儿女
  • 邻家儿女
  • 邻家儿女
    幼儿园入园年龄从3岁降到两岁,会对儿童成长有何影响?

    公共儿童保育补贴不足以及私人儿童保育费用过高,是女性工作率较低、生育后返回职场较慢的主要原因。因此,越来越多的发达国家加大了对儿童保育的补贴。最近,意大利政府将普及儿童保育列为重中之重。

    然而,现有证据表明,即使降低了儿童保育的价格,劳动力供给也并不会发生太大的变化。这种状况在各国普遍存在。有研究指出,即使政府针对儿童保育进行补贴(Nollenberger、Rodriguez-Planas2015),或是私人儿童保育十分普及(Havnes、Mogstad2011,Goux、Maurin2010,Fitzpatrick,2010),也并非总能够使得更多的女性进入职场。除此之外,全民儿童保育也并非总能够对儿童的发展带来正面影响,因为后者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儿童保育的质量(无论孩子是否由父母陪伴长大)。有人认为,全民儿童保育有利于社会经济背景较弱的儿童(Havnes、Mogstad2015,Felfe、Lalive2018);也有人认为,全民儿童保育对于富足家庭的孩子来说,反而会产生负面作用(Baker等2008,Lefebvre、Merrigan2008)。

    实际上,我们在思考全民儿童保育对于女性就业以及儿童发展的时候,并没有弄清楚,这种做法本身是否是一种二元划分,是否会引起二者之间的取舍、权衡,以及是否会带来我们所不希望看到的后果。考虑到儿童保育的高昂价格并综合考虑各种影响因素,政府可以考虑扩大针对儿童保育的补贴。

    在最近的一篇论文(Carta、Rizzica2018)中,我们针对全民儿童保育对于女性劳动力供给以及儿童发展的影响作出了估计。为此,我们以意大利的相关政策为例。意大利针对儿童保育进行了改革,把幼儿园入园年龄从3岁降低到了2岁;对于意大利来说,这种改变实际上意味着加大了儿童保育的范围。